陈文平
专注知识产权助推产业发展
——访全国专利代理行业第一批高层次人才陈文平
  
本报记者 魏小毛 实习记者 赵世猛
 
  在北京,驱车沿朝阳路驶向京广桥方向,路过中央电视台新址,一座“水晶珠宝盒”似的大厦映入眼帘,赫赫有名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金杜律师事务所(下称金杜)就位于这里。
  在金杜接待处,记者见到了陈文平:一身考究的深蓝色西装搭配一副圆角的银框眼镜,沉稳干练表露无遗。几分钟后,陈文平带记者来到金杜的会客厅里,几杯热茶上桌,原本冷清的空间里一下子温馨起来。陈文平微倾身子坐了下来,开始向记者讲述他与专利代理行业20年的情缘。
  为产业发展助力
  陈文平本科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药学院,1993年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现北京协和医学院)取得生物药物专业理学硕士学位后,就加入了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我本硕的专业都是化学制药类,研究生毕业之后的8年时间都在从事这方面的专利代理工作。”陈文平向记者介绍。2001年,陈文平加入金杜,同其他几位合伙人一同筹建金杜的知识产权平台。到2012年,金杜仅化学领域的专业人员就已经超过20人。
  作为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陈文平将更多精力放在了专利诉讼上,曾多次代理跨国公司的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和专利侵权诉讼等案件,其中不乏强生、诺华、礼来、拜耳等国际知名药企。在陈文平代理的这些案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针对中国仿制药市场的。“如果漠视对国外医药专利权的保护,任由仿制药侵权,短期内药价可能会下降,老百姓吃药便宜了,但不利于我国医药企业的长远发展。目前,我国医药行业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建立健全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在与国外药企引发诉讼的过程中,其实是倒逼国内医药企业提升保护知识产权意识,只有尊重知识产权,产业才能做大做强。”陈文平表示。
  在陈文平看来,知识产权服务业并不是一种孤立的服务,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服务业对产业的发展意义重大。针对目前在医药行业我国企业创新能力较弱的现状,陈文平认为,这主要是研发一种新药,前期投入大、研发周期长,回报也比较慢,这让中国医药企业的创新之路显得格外艰难。“作为一名专利代理人,有必要通过自己的优质服务为产业发展保驾护航。”陈文平认真地说。
  为中国企业支招
  作为一名涉外专利代理人和律师,“337调查”是其执业生涯绕不过去的关键词。近年来,中国企业已经成为美国“337调查”重点锁定的目标,在已判决的相关案件中,中国企业的败诉率高达60%。
  作为专利代理行业第一批高层次人才中的专利国际事务人才,陈文平在应对美国“337调查”时成绩不俗。他全程参与的山东圣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应对国际橡胶巨头美国富莱克斯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起的“337调查”,最终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撤销ITC的侵权裁定、随后ITC撤消对山东圣奥所产橡胶防老剂制品的“有限排除令”而告终。该案件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应对“337调查”的标志性案件。在谈到这个案子的时候,陈文平仍然记忆犹新:“当时虽然困难重重,但由于我们举证完善,全局把握比较好,没有让对方抓到把柄,最终赢得胜诉。”
  这些经历也让陈文平看到很多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时的“莽撞”。“企业的产品要进入美国市场,一定要在前期做好专利布局,有必要在美国提交专利申请,这样即使遭遇了‘337调查’,也会拥有一定的谈判筹码。如果对方的产品一旦落入自己的专利权保护范围之内,这样和解的可能就比较大。”陈文平这样给中国企业支招。
  在专利代理行业20年的摸爬滚打,令他对这个行业认识较深,但行业内一些问题还是困扰着他:“一是一些企业专利申请重数量而轻质量,缺乏用战略眼光进行专利布局的意识;二是代理行业的整体素质还有待提高。”陈文平分析到,“但我相信,随着企业研发投入的增加和知识产权意识的增强,这一切都将有所改观。”
版权归有: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 京备06004399 技术支持:知识产权出版社